• <div id="o42dp"></div>
  • <dl id="o42dp"><ins id="o42dp"><thead id="o42dp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<li id="o42dp"><tr id="o42dp"></tr></li>
  • <dl id="o42dp"><ins id="o42dp"></ins></dl><dl id="o42dp"></dl>
    你好,歡迎來到奇聞吧精彩專題
    奇聞吧網-探訪天下奇聞怪事,一覽世界神奇景觀。
    當前位置:奇聞吧 >> 【歷史趣聞】 >> 歷史奇聞 >>    正文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1917年11月7日,偉大的“十月革命”在俄國取得勝利,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建立,由此掀開了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序幕。在此后的數十年里,共產主義運動轟轟烈烈,國際舞臺上也是大佬云集。從列寧、托洛茨基到斯大林,再到后來的卡斯特羅、胡志明等人,

    1917年11月7日,偉大的“十月革命”在俄國取得勝利,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建立,由此掀開了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序幕。在此后的數十年里,共產主義運動轟轟烈烈,國際舞臺上也是大佬云集。從列寧、托洛茨基到斯大林,再到后來的卡斯特羅、胡志明等人,每一位對歷史和世界格局產生過影響的人都成了傳說。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在我們剛才的提到的偉大歷史人物中,菲德爾·卡斯特羅無疑是十分特殊的一位。他總是以硬漢的形象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,意志堅定,無所畏懼。據說,他一生中躲過了638次暗殺,這樣的紀錄實在驚人。然而,這樣一位強悍的領袖也有“惹不起”的人,有趣的是,此人并非敵人,反而是他最親密的戰友,被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。

    其實,論資歷地位,格瓦拉不比卡斯特羅兄弟低。在危地馬拉時,格瓦拉就在保衛阿本斯政權的行動中表現得一場積極和頑強,他也因此贏得了“切”這個著名的綽號(在南美地區,“切”是表示驚嘆的常用詞)。1956年12月2日,卡斯特羅帶領的82名革命者在古巴南部的奧連特省的一片沼澤地登陸,不幸遭到政府軍襲擊,最終只有12人幸存。危難關頭,身為醫生的切·格瓦拉扔掉手中的醫藥箱,扛起槍就與敵人展開了戰斗。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可以說,格瓦拉對古巴革命的貢獻是卓絕的,但在1965年,格瓦拉又放棄高官厚祿,先后前往剛果(金)和玻利維亞等國試圖支援革命。然而,這個傳奇的人生結局有點悲劇:1967年10月9日,格瓦拉被玻利維亞方面倉促處決,據說他死后雙手還被鋸下,送到別處驗證身份。當時拍攝下格瓦拉遺體的攝影師阿爾伯塔說:“我只是拍攝了當時的氣氛,不過在格瓦拉的遺體周圍,確有一種神圣和神化般的氣氛。”

    切·格瓦拉的偉大是毋庸置疑的,據說在當時,全世界都在高喊“切!切!切!”即便是他死后,巴黎的學生們還高舉著他的肖像,迸發著“切·格瓦拉式激情”。這個聽著搖滾樂、高舉革命旗幟的領袖人物,儼然成了一個神話,就連目睹過格瓦拉遺體的玻利維亞的修女們都說,死后的他滿臉安詳,簡直與耶穌一模一樣。然而,翻看歷史,我們會發現切·格瓦拉似乎并沒有如此完美,反而讓人有點難以接受。甚至可以說,他落到如此悲慘結局,很大程度上是咎由自取。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縱觀其一生,切·格瓦拉有兩個致命缺點:敏感和自負。舉個簡單的例子:格瓦拉出生在阿根廷,但作為古巴革命事業領袖的他似乎對此非常在意。其實在那個年代,國籍對一個人的影響還是挺大的,如蘇軍名將羅科索夫斯基元帥,身體里的一半波蘭血統害得他莫名其妙地成了“波蘭間諜”,還險些冤死獄中。卡斯特羅非常照顧老戰友的面子,甚至向全世界聲明:切·格瓦拉出生在古巴,古巴人民對他頂禮膜拜,但他仍然心存芥蒂。據說,切·格瓦拉離開古巴,甚至還聲稱要與古巴劃清界限,徹底斷絕關系就與此有關。

    自負在格瓦拉的一生中表現得更加明顯。他總是過于相信自己,有戰友曾如此評價:格瓦拉絲毫不介意將自己的意志凌駕于綱領之上,換句話說,格瓦拉有時候比較喜歡鉆牛角尖,有點獨裁者的作風。建立政權后,卡斯特羅在一次會議上莊嚴宣告,他和戰友們要為古巴人民建立一個嶄新的國家,需要一位足夠優秀的經濟學家領導經濟建設。格瓦拉幾乎是在卡斯特羅話音剛落時就舉起了手,后者詫異地說:“切,我不知道你還是一個好的經濟學家!”誰知格瓦拉卻兒戲般地回答:“哦,我還以為你要找一個好黨員呢!”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我們不難想象,這樣一個人性格鮮明,意志頑強,但是在特殊情況下,總會做出一些極端的選擇。尤其是切·格瓦拉目睹了危地馬拉左翼總統阿本斯政權的顛覆,他認為阿本斯的失敗,很大程度上歸咎于對政敵太過仁慈,因此,格瓦拉在之后的的生涯中秉承一個相當可怕的原則:寧可錯殺無辜者,也絕不給未來留下任何隱患。

    1957年,切·格瓦拉毫無根據地懷疑一個名叫歐蒂米奧的戰友向敵人透露信息,在沒有查實的情況下,他便擅自將戰友擊斃,并在日記中如是寫道:“我用.32口徑的手槍解決了這個麻煩,就站在他腦袋的右邊……現在,他的一切都是我的了。”隨后,格瓦拉又槍殺了一個農民,僅僅是因為后者為歐蒂米奧求情。有一次,格瓦拉在審查一批戰俘中,特意挑出了一名年僅17歲的少年。少年向格瓦拉求情,說自己是一個寡婦的獨子,加入軍隊不過是為了領取微薄的薪酬,從沒有開過一槍。格瓦拉卻毫不猶豫地將少年擊斃,他在給父親的信中還提到此事:“我得承認,爸爸,在那一刻,我發現我真的喜歡殺戮。”

    西方世界稱為“完美的人”的切·格瓦拉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

    格瓦拉曾將800名囚犯關在一間只能容納300人的牢房中,這些犯人中的大多數是巴蒂斯塔政權的警察、記者和商人。格瓦拉負責調查他們的罪行,但他卻主張從重處置,稍微犯了點小事的都被處以死刑,這樣的行事風格令人費解。據估計,至少有30萬古巴人因格瓦拉強硬的政策受到牽連;甚至有文件顯示,格瓦拉曾下令將部分囚犯的血液抽干,賣到國外。一名慕名而來采訪切·格瓦拉的羅馬尼亞記者所說,不少人原本希望目睹格瓦拉真容,但當看到他殘暴的手段后非常失望,這名記者甚至還寫了一篇名為《我不再歌唱切》的文章用以批判。

    有不少人對格瓦拉的“雙重標準”大肆抨擊,他們聲稱,如果其他人稍微有點過錯,就會被切扣上“反社會分子”的帽子,但切自己卻能聽西方搖滾樂、打高爾夫球、公開信仰基督教、戴名牌手表,甚至當他被俘時,手上還帶著一塊勞力士。格瓦拉在1959年1月接受《紐約時報》采訪時語出驚人:“我從來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,被稱為共產主義者給我帶來巨大的痛苦。”卡斯特羅對此非常無奈,他甚至有點害怕這位老戰友。

    關鍵字:
    為您推薦
   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